生命如歌

文:曾文祺 | 来源:《专业的善良》


这几年我居住的地方到公司,步行大约20 分钟。这个地方离市中心较远,车辆很少,空气新鲜,走路上下班,是一件很愉快的事。在熙熙攘攘的都市里,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,能够享受到走路上下班的乐趣。大多数的人,挤在更大多数的人群之中,在制造噪音、排放废气的车子里打瞌睡,晃荡晃荡地进入办公室,罹患“MondayBlue”——星期一候群症。步行上下班,有如走在天堂。

在每天20 分钟的旅程当中,会经过两座桥。较大的一座桥叫“张澄桥”,桥下的运河还保留着运输功能,经常有载运货物的船从桥下经过。另外一座桥,在公司边上,桥下的小河道是公司的边界,公司在河边筑了堤岸,沿着堤岸种杨柳、种桃花。每逢春天,桃红柳绿。

君到姑苏见,人家尽枕河。20 分钟的步行,就可经过一横一纵两座桥,苏州被称之为东方威尼斯,由此可见。

住家的马路,与公司的马路垂直交会。从住家到公司,只需转个弯。每天上班,经过这个十字路口,总会看到一对恋人,从这个路口,走到距离大约100 米的张澄桥,他们会在桥头待上几分钟,卿卿我我,然后女孩子过桥而去,男孩子转身走回头路。我猜女孩子是在下一个路口的日资企业上班,而男孩子是在这个路口的政府机关任职。因为他们总在7 点45 分出现,依依不舍地在7 点55 分分手。根据上班时间,上班的地点应该在这条马路的两端。

这一段不断重复的爱情故事,除了变成步行上班的一段小插曲,也成为一个准点报时的钟,如果我不在这对恋人分手之前,在十字路口转弯,今天就要迟到了。

上班前的20 分钟,缓步慢行,空气新鲜,头脑特别清醒。走着走着,一个一个念头自动在脑海里浮现,排列出今天做事的先后次序,想得特别透彻。人们说,在环境轻松、心情愉快的时候,右脑会自动开启,创意无限。这一点我每天都有体会,每天都有收获。

下班后的20 分钟,同样的缓步慢行,状态却完全不同。从早上8 点到晚上8 点,在紧张忙碌的12 个小时之中,用脑过度,人崩得很紧,像一张长期拉满弦的弓。一走出公司大门,场景自动切换到吴侬软语的姑苏城外,节奏缓慢、松弛,空气中仿佛弥漫着慵懒的评弹曲风。站在漆黑的张澄桥上,看着一艘一艘的船,首尾相连,灯火摇晃在夜空中,江枫渔火出现在眼前。白天催促着上路的汽笛声,在晚上呼唤着回家,一声一声,一遍一遍地抚平烦躁的情绪。站在桥上,就这样站着,不知是过了几分钟,还是过了几百年,都一样,累了一天,再走几步路,就可以回到家,好好吃上一顿饭。

一张一弛,生命自有节奏。早晚的20 分钟,走在天堂,有如两段小间奏,隔开紧张忙碌的工作与怡然自得的生活。

工作重复,生活重复。每个人的日子总是不断重复着上班,下班,工作,生活。重复是一种索然无味,还是一种幸福,要看重复的背后,是不是能像一首歌一样,产生旋律。对于天天在十字路口见面、在桥头分手的恋人而言,重复是一种幸福,因为爱是一种旋律。对于天天步行上下班、工作超过12 个小时的我而言,重复是一种幸福,因为生命是一种旋律。在苏州工作、生活、走路上下班,经过两年700 多个日子,让我逐渐地学会掌握生活的节奏,进而享受生命的旋律。

前几个月,跟一个派到分公司的年轻人聊起他的困惑。他刚被派到区域的时候,很想把分公司做好,把分公司的团队带起来。很积极,每天忙到晚上十一二点钟,干得很有劲,隔天起来还想再干。谁知道过了不久,底下一个员工吃不消,向他递辞呈。一下子,一股上升迅猛的气势就被戳破了。想不通大家干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走呢。我告诉他,把一个积弱已久的分公司做好,不需要用百米跑的精神冲刺,而应该用跑马拉松的方式调整体能。要先掌握分公司的现况、团队的节奏,然后才能融入自己做事做人的态度。团队要带出默契,要带出韵味,需要时间,不能操之过急。

对于一个大学毕业3 年的小伙子,要理解人生是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赛跑,是一件困难的事。要能体会走路上下班的节奏感、清晨的恋人与夜空的汽笛所形成的旋律,更是为时过早。我教他先从欣赏音乐、听听贝多芬与莫扎特的交响乐开始。让听音乐变成一种习惯,也让旋律融入生活。

生命,原来就是一首歌。学会欣赏,就可拥有幸福。而对于要带领一个团队来说,也是如此。

生命如歌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