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东京上班……

来源:《Bella Vista》总第25期,1995年

bv

作者:黄文芳(视讯产品业务部)

我在大学毕业前就因缘际会地决定赴日工作。对于没有出过国的我的只身赴日,周围的反应是各不相同:「女孩子在日本能做什么?」「日本是个可敬的国家,去学学人家先进国的东西也好。」「帮我带棒球卡回来。」「日本的男士不错,可是,女生好丑!」阿基做了个恐怕会让日本女性同胞群起抗议的表情说道。「你怎么知道?」身为台湾女性,我不禁有些莫名其妙的得意及好奇。

「你看棒球转播时照到观众席的时候就知道啦!」学妹则义严辞地对我说:「学姊,你不可以到日本的公司上班  我最痛恨日本人…」,记得我好像告诉她什么「司夷长技以制夷」之类的话。诸如此类具强烈民族仇恨的人,当时也不少。

尽管反对的声浪不比赞成的少,一番折衝之后还是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决定出发。而这个小踏步,也为我接下来的日子与日本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刚下飞机,就接被带办公室。一路上是又兴奋又忐忑。一进办公室,阿基的话立刻得到印证—日本男生真的蛮帅的。其中一个男同事简直是「加势大周」的翻版。因为被加势大周分散了注意力,当天对其他女同事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。基本上,也没有任何对阿基的话的反证。

带着愉快的心情,提着行李跟在同事后头,第一次搭地下铁到我住的小公寓,日本电车在尖峰时间的拥挤,比台过之而无不及。而我真是讶异:大家居然穿着西装挤电车!当时我还不了解:在东京上班,每个人都穿着西装。而且,在东京,什么样的人都可能搭电车上下班,每天早上得花两个小时通勤,一大早就得赶电车的「加势大周」曾经告诉我说,他每天早上跟「社长们」同车—原来,许多社长避免尖峰时间的拥挤,都特别搭早班电车到公司上班。

电车虽挤,穿着西装的男生看起来就干干净净、神采奕奕。总之,我日本的第一印象是好极了。另一方面,则再一次提醒自己:「不管将面对什么样的办公室文化,要入境随俗!」

果期不然,上班的第一天,一位资深女主管就告诉我:「女同事在客人来的时候要端茶」—端茶,我对这点没有任何异议,另外,他说:「要轮流洗杯子」因为有些欧吉桑级的同事习惯在喝完茶、咖啡以后,就将杯子往茶水间一搁,留给女同事去清理。心里一阵嘀咕之后还是点头了。还好,年轻的男同事们已经没有这种习惯了。后来更发现,同事在我搬动电脑,甚至只要手上多拿几叠文件时,都会主动要求帮忙,想想,这也不啻是种和阶的分工方式。

中午午休时,办公室里忽然出现一个头发蓬松夸张、身材啊娜多姿的美女。原来她是昨天报到时没有遇见的「桃子」。桃子的声音比一般日本女生低八度,又沙哑又慵懒。见她媚眼带俏,笑盈盈地忽然拿起一把皮尺,在众男同事的注视下量称她伟大的胸围。我是惊奇地合不拢嘴—我一定要告诉阿基鸟日本女生不会是他想的那样!

确实,现代的日本女性因为学历化及世界潮流的影响,已经非常地进取、前卫,与印象中谦卑、柔弱的形象有些出入。其实,日本与大多数的国家一样,都不能说是真正男女平等,可是,女性地位倒也不如传说的那般受压抑。我在东京也还看到许多职场得意的女性。

初来乍到,许多朋友好奇我如何与日本人沟通?从用汉字笔误,到嘴巴说得出日语的过程中,我逐渐体会到:其实,沟通意思并不难,而且,语言也不是唯一的工具,当无法完全利用语言沟通时,我学会留意一个人的眼神和表情,有时这反而更能解读真正在传达的「意义」,而这种直觉似乎在多言语粉饰的情况下反而退化了。

再谈那光鲜的「西装文化」。我常想东京大概着西装人口比例最高的都市了。然而,相对西装的干练俐落,有时候人反而显得逊色。有位主管到日本出差后告诉我,看到日本街上的年轻人,感觉都非常Smart,怎么到API来开会的都不是那么回事?

日本的「饮酒文化」也与他们的西装气质大相径庭。在日本公司上班,真正的下班时间是规定时间的一至二个小时以后,大家都习惯多留一、两个钟头。工作即生活,工作上的成就,是一个人人生成功与否的指标。一个视工作如命,以公司为家的人是绝对值得赞许的。因此下了班后,大部分还是跟同事去喝一杯,大多数的日本人却能接受(可能还有点鼓励)喝酒前后呈现的双重性格。

翻译部门的铃木部长一向不苟言笑,他的酒后轶闻最多也最长,为人津津乐道。有一次大老板带著铃木部长跟一个重要客人晚宴,酒酣正热之际,部长居然指着大老板:「齐藤(老板名)马鹿!英文一点也不懂!」第二天,同事仍兴致勃勃谈论这件事,我还为部长捏了一把冷汗!

结果,证明是我太紧张。这件事非但没有成为部长的危机,还为部长累累的酒后英雄事迹增添新页,一时再传为美谈。不过,我相信员工酒后的种种表现,老板一定一一看在眼里,只是用另一把尺来衡量。

曾任日本首相的宫泽喜一曾因发言美国人工作不如日本人努力,劳动伦理欠佳,以致造成美日巨额贸易逆差,而遭致美国上下的强烈指责。基本上,日本人工作态度之严谨,十分可爱并令人可敬的。然而,日本人视工作如命的工作文化,却使得与日本人配合的外国厂商叫苦连天。

若问我在日本的工作经验之最大心得是什么?我会说是比别人更能理解日本人的劳动伦理。要做日本人的生意,对于日本人合理但繁琐的要求,可要有心理准备。不过,反过头想,是不是对家里大量的日制产品更放心了呢?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